宗師 Master Wong

黃漢勛先生學行略 黃漢超撰 載《螳螂拳術論叢》。

為而不恃,功遂身退,此論讚天地生物之道而為博雅儒先所常言,世人所習知者也。若夫行健不息,學思不怠,終其生以武學醫學施教,以開物成務為學,舉世譽之而不加勸,舉世非之而不加沮;實之所至而名歸焉,歸焉而急流勇退以謝之者,則非修道服教、緯武經文而兼養氣集義之君子,曷能至此?吾於先師黃先生見之矣。先生諱漢勛,初名和發,字經策,靜濤其別名也。行第三。甲寅十二月十二日(一九一五年一月廿六日)生於廣東省順德縣龍江村。世以農桑為務,父諱照業,益以養魚為生。先生自兒童,凜然如成人。八歲就學,不匝月,以洪水為患而輟。自是先生乃堅強自修,嗜學逾飢渴。因而孝恩大發,奮力以分父母操勞之憂。年十六,丁父憂,先生悲痛惻怛,見者哀之。當是時,香港精武體育會創辦已歷八、九載,聲譽卓著,武風漸宣,然時不忘羅致名師。迺得上海精武總會於壬申(一九三二),遣螳螂派領袖羅公光玉南來任教。先生亦適於是時役於精武會,於羅公一瓣心香,既慕其人,又羨其技。每於勞作之外,兼服事羅公。精誠所至,金石為開,終得薪傳。先生之潛研拳藝也,以存誠不自欺為主。日操拳械及對打達八十套,又推尋拳術變化之理,每至廢寢忘餐,未嘗以為苦也。不三年,得羅公勉以在澳門設螳螂國術館,宣揚螳螂拳術,時先生年二十。以英發之年,懷不凡之技,且熱心社會事業,當日在澳之孔教學校,尚志學校首長,於先生尤為深仰。鐸聲遊樂社聘之為國術主任,聲名騰躍,此一時也。同年,先生又膺羅公之命北上漢口精武體育會任教。所遇人物益多,經歷亦增,為羅公之英名而勤奮教務,遂使螳螂聲譽,如雲升川增,大得精武同仁如謝芝壽、劉金聲等推戴。董事王禹功以嗜武名聞武漢三鎮,不以先生年輕齒淺而歛手問學。先生於漢口教授年餘,造就人才甚眾。及抗日戰爭爆發,大好河山,魚爛河飛,先生乃南歸香島,設漢勛健身院於興漢道,並協助羅公教授,且習未盡之拳械與推拿之法,兼熅燖跌打駁骨之術,至甲申(一九四四)羅公離港往滬為止,醫術拳藝,造極精微矣,又一時也。先生追隨羅公十五載,無時不以發揚螳螂拳術為志,保持羅公令名為念。先生記北上漢皋精武時羅公叮嚀曰:「人過留名,雁過留聲,肉可糜爛,骨可寸斷,辱及師門寧可共亡。」壯哉此言!世有伯樂而後能致千里之馬,無怪先生於羅公歿後不勝其孺慕之思矣。先生之交友,和易近人,與南北拳家之相處,文教體育金石篆刻名家之交誼,皆和洽融樂,水乳無間。以是故能遍寫南北拳派宗師及才後之事蹟而馳譽武林。於國術界每有提議,毋不得眾推許,若舉辦戰後首次之南北拳師義演大會,籌劃「港九國術拳師聯誼總會」諸事,尤膾炙人口也。先生之教授生徒,訓之以勤練武功,兼修武德,而尤嚴義利之辨。每戒門人毋急功近利,毋標奇立異,隨之日久者知余言為不妄也。其於高義之士,或草野之人,有一技之長而益世用者,則津津樂道,屢形諸於筆墨而不厭。閱先生之《武林知聞錄》可知矣。讀其《三十年精武見聞錄》,則懷舊之情躍然紙上。觀其撰寫《螳螂拳術源流》,歷代祖師之事蹟,則表揚先賢,情見乎辭。遂乃知羅公親以范公旭東手錄之《少林真傳》見遺,而精武會前輩盧煒昌至以版行其《新武化我的拳術意見百則》囑託,良由先生天性純厚所致,而先生卒亦不負所囑望也。先生有濟世之仁術,研草樂,通方劑,而又不薄視西法。每有良方成藥,不以奇貨自居,輒公諸於世以為樂。所製丸散,皆以正藥為之,世有所謂掛羊頭而售犬肉者,先生無與也。於所著《螳螂傷科研究院講義》,諄諄勸戒學者毋沾江湖郎中之陋習。並謂:「切戒存心訛詐,免損陰德。俗語云製藥無人見,存心自有天知。」閒邪存誠,殆先生之學髓矣。先生既痛幼年失學,稍長,乃發憤忘食,學於眾人。擇其善者而從之,不善者而改之。尤喜寫作與練字,終生行之不懈。著述質樸無華而傳神見意。先生於螳螂拳有不朽之貢獻者,以能盡其所見所聞,運豪俊嚴密之筆,著錄歷代祖師之遺事,訂正創派祖師之名為王朗而非王郎,先後載其說於《漢口精武體育會(一九三六年)會刊》、《螳螂拳術》闡秘,及《服務國術界四十年榮休特刊》。又綜貫本派所有拳械而統一其名稱,著為《螳螂拳譜》;詳示學者練拳練功之綜合與分析之法,彙為《螳螂拳典》。今人於螳螂拳有深切之論者,皆淵源先生之說也。所著螳螂拳械,已刊及未刊者近百種。然先生不以一派之探究而自畫,其於武術派別原委,武林人物掌故,皆瞭若指掌。每發一論,輒使讀者忘飢而聽者忘倦。先生綰文武為一路,國術界及文教社團,莫不以得先生為重。其早年歷任之社團,作家唸佛山人許凱如曾為文詳記之,稱之為北螳螂功臣。晚年尚有培正中學校長李孟標博士詣盧禮聘之佳話。先生自弱冠投身精武會,致力國術運動,至五十五歲始稍得息肩,五十七而退休焉。門弟子感念其勞績,為之編纂《黃漢勛先生服務國術界四十年榮休特刊》,社會賢達與國術界同仁之欽仰讚詠,備見於題辭,誠不愧為螳螂宗師、武學巨匠。先生歿前患鼻咽癌症,雖口不能噉飯者四五年,然猶以磅礡之氣與病魔搏鬥,寫作每至首昏神倦,不顧也。嘔心瀝血,日以維護螳螂精神於不墜為念。任重道遠,死而後已。先生終於甲寅十一月初十日(一九七四年十二月廿三日),年六十二。古人有云:「可沒者形也,不可滅者神也。」過化存神,先生可謂死而不亡者矣。

宗師詳細年表見即將出版之《螳螂拳術真傳》。

維基百科,自由的百科全書
黃漢勛(26/1/1915 – 23/12/1974),初名和發,字經策,靜濤其別名也。行第三。生於廣東省順德縣龍江村。以北螳螂拳第七代宗師見稱武林。
黃漢勛先生受業於精武體育會。1932年,山東螳螂拳名師羅光玉應香港精武會之聘南下授武,當時17歲的他跟隨羅公習武,得其賞識,學藝短短三年,黃氏已代表香港精武會參加廣東第十三屆省運會,結果精武於此運動會中奪標而歸。及後因見螳螂拳在澳門尚未流行,黃氏得羅公之鼓勵,於澳門開設螳螂國術館,成為羅公第一位私人設館的南方弟子。
1935年,黃漢勛先生接受漢口精武會之邀,北上教授螳螂拳,直至1937年日軍侵華,始返港設館於興漢道,後再遷往深水埗大南街,繼續宏揚螳螂拳,其間同時於香港精武會協助羅公授拳。
香港光復後,黃氏著手復興精武會。他請來吳漢琛、區興漢兩位同門共襄復興會務,並進行改組;其後馮維祺、馮竹修、張俊庭、蔡仲夔、陳公哲等陸續加入。精武會的改組,包括將教員與主任二職分開,以便各司專職;又按先生的建議,把國操科改為國術部,強調不分門派地傳揚中國武術。除了統籌的工作,他亦在精武會教授螳螂拳,並替會刋撰寫專欄。
除自設武館外,先生先後於鐸聲遊藝社,孔教學院,尚志中學(以上澳門);民強體育會,陶淑女子中學,漁民學校,僑港漁民協會,勵存國術社,茶居工業總會,港九酒樓茶室工會,市政衛生局職工總會等任教。
黃漢勛與「新武化」運動
先生習拳於精武期間,已深受「新武化」意念啟發,遂將之發揮並貫徹於螳螂拳教學中。其中一要髓便是打破門戶私見、避免固步自封,並促進武術之科學化、教學現代化。他沿著羅公的授拳方案,進一步把螳螂拳教學系統化,由淺入深,以精武「工力拳」為基礎,再布置四套基本螳螂拳(「崩步拳」、「十八叟」、「躲剛」、「插捶」);進階則教授較複雜的套路,復至「領拳」及對打。兵器則由「五郎棍」、「八掛刀」開始,再進而學習其他兵器。
他又參考精武會的分級畢業制度,把學拳、習武資歷化。學員通過考核,習武滿兩年為初級畢業,四年為中級,六年高級,八年特級。
「新武化」強調學生與教師的態度。先生參考螳螂派典籍《少林真傳》,訂定「十願」與「九不許」,作為學員守則。又早於1950年草擬了《拳師手冊》,重視拳師的基本質素,例如待人接物、性格談吐、授技講解等,可見他著重拳師的專業形象,以期擺脫過往「武牛粗人」的定見。
著述與典藏
先生著作等身。「螳螂拳術叢書」包含《螳螂拳術闡秘》、《螳螂拳譜》、《螳螂拳術隨筆》、《螳螂拳術隨筆續集》、《崩步拳》、《插捶》、《躲剛》、《十八叟》、《領崩步拳》、《梅花拳》、《梅花落》、《梅花手》、《白猿出洞》、《白猿偷桃》、《大架式》、《小架式》、《醉羅漢》、《連環錦套》、《軍中大刀術》、《燕青單刀》、《虎尾三節棍》、《六合雙刀》、《搏擊闡要上、下篇》、《羅漢功》、《子午劍》等多種。其中李小龍購入之《小架式》獲高價拍賣為人所津津樂道。此外尚有《武林知聞錄初、二集》及《跌打骨科學》等。其他未刊行稿件仍多。大部分先生文物已典藏於香港中文大學特藏。該館曾於2016年11月11日起至2017年3月20日舉辦「武藝薪傳:螳螂拳黃漢勛宗師與新武化運動藏品展」盛大展出。此外亦有部分文物藏香港中央圖書館;名人于右任、羅叔重、張韶石、吳灞陵饋贈黃氏字畫、印章、扇面則藏香港中文大學文物館;《漢口精武體育會會刊(1932)》、先生之《武昌遊記》、《漢陽遊記》手稿則藏武漢市檔案館
參考文獻
黃漢超著《中國近百年螳螂拳術史述論稿》
黃漢超等著《螳螂拳術真傳》
盧煒昌《新武化我的拳術意見百則》
《黃漢勛先生服務國術界四十年榮休紀念特刊》
《螳螂拳術源流論叢》

WONG Hon fan (26/1/1915 – 23/12/1974) was born in Shunde, Guangdong, China. He is being known of the 7th generation Master of the Northern Praying Mantis school in Chinese martial arts.
Mr Wong acquired his martial arts in Chin Woo Athletic School. In 1932, the Hong Kong Chin Woo Athletic School invited the renowned Mantis school master LUO Guang yu from Shandong, offering Mr Wong, who was only at an age of 17, an opportunity to study under Luo. Being highly appreciated by Master Luo, after a short period of 3 years, Wong was asked to join the Hong Kong team for the 13th Guangdong Provincial Athletic Meet, in which several prizes were won. Thereafter, Master Luo encouraged Mr Wong to run his own martial art centre in Macau. This is the first such ones approved by Master Luo.
In 1935, Mr Wong accepted the invitation of Wuhan Chin Woo Athletic School to teach Mantis martial arts there, until war began in 1937. After returning to Hong Kong, he established his centre in Hing Hon Road (mid-level) (and later moved to Tai Nam Street, Shamshuipo), at the same time, helping Master Luo’s teaching at the Hong Kong Chin Woo Athletic School.
Mr Wong took a leading role in in the re-establishment of the Hong Kong Chin Woo Athletic Association after Second World War. The organization was restructured to advocate the Chin Woo non-sectarian spirit. He taught the Mantis school at Chin Woo until his retirement in 1970. Throughout this period, Mr Wong kept on publishing books on the Mantis school as well as writing in newspaper columns. He also taught simultaneously in various schools and associations.
Mr Wong and the revitalization movement of Martial arts
Mr Wong was deeply impressed and influenced by the notion of revitalization of Martial arts which was initiated by Chin Woo. He put it into practice during his entire course of instruction. The first thing was to avoid the unnecessary segregation among different schools. Building upon this, teaching methods needed to be modernized. Following the footsteps of Master Luo, Mr Wong further organized the teaching programme, progressing from the elementary to the advanced, from basic routines to paired practices, followed by use of weapons.
He also followed the Chin Woo promotion system. After examinations, students would move from junior to intermediate, then to senior, finally to the special level, where each level takes 2 years.
The revitalization movement also emphasizes the attitudes of both the instructor and the learner. Mr Wong took reference of the foundation as laid down in the Mantis school’s classic Shaolin Authentic Lineage and formulated codes of practices for learners to follow. In 1950, he also drafted a Guidebook for Martial Art Masters, putting emphasis not only on skills but personalities that Martial Art masters should possess.
Writings and archive
Mr Wong was a prolific writer. His Mantis School series consists of some 30 books. It became a headline that Bruce Lee’s copy of one of Mr Wong’s book was auctioned at high price. Mr Wong also wrote on bone setting and there were quite a number of manuscripts that remain unpublished. Most of them are kept at the Special Collection at the library in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An exhibition was held in 2016 to celebrate Mr Wong’s 100th anniversary Some of his other relics were kept at the government’s central library; whereas paintings, calligraphies and seals by various artists presented to Mr Wong are kept in the Art Museum of the Chines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Furthermore, two travels by Mr Wong to Wuhan together with the 1932 Wuhan Chin Woo magazine (which originally Mr Wong’s keepings) are now kept in the Wuhan Archives
References
Wong, Hon-chiu, A discourse on the history of Praying Mantis boxing in China for the last one hundred years.
Mr Wong Hon Fan: 40 years of service to Chinese boxing – a memorial issue.

黃師漢勛年表
1889:羅師公誕生。
1907:羅師公隨范公習螳螂拳。
1909:精武體育會於上海成立。
1915(1)乙卯:26/1(十二月十二日)師誕生於故鄉廣東省順德縣龍江村。
1919(5)己未:羅師公受聘於中央精武體育會為總教練。
1921(7)辛酉:香港精武體育會成立。
1922(8)壬戌:師開學,是年洪水為患,乃到港謀生。
1926(12)丙寅:師往香港中環擺花街鴻福儀杖店當學徒。
1927(13)丁卯:師往香港文咸東街19號三樓昌記時裝當「担水」,後往廣生堂當雜工。
1929(15)己巳    師長兄寶星婚,羅師公弟子馬成鑫獲全國運動會冠軍。
1930(16)庚午:師之父於18/7(六月廿四日)逝世。
1931(17)辛未:師長姊環好於19/6(五月初四)逝世
1932(18)壬申:羅師公到港精武任教。師得黃電明先生之介,入精武學會,獲得羅師公免費傳授,師遂投精武體育會羅師公門下。
1933(19)癸酉:師因精武改組乃離開母會,同年再得師公之助,重返精武。
1934(20)甲戌:是年師再離開精武,後隨師公往粵參加第十三屆運動會奪錦而歸。再由師公之介,入精武當「包伙食」。
1936(22)丙子:一月,師承師公之命往澳門設螳螂國術館於南灣街33號,是年受聘於鐸聲遊藝社、孔教學院、尚志中學。六月,與李渭一、朱志祥、區興漢、李觀瀾等師伯拜師於香港,師公即命師任漢口精武體育會一職。
1937(23)丁丑:抗日戰爭全面爆發。漢口精武體育會解散。師受聘於漢口新生體育會。未幾抗戰,師返港設漢勛健身院於興漢道。
1938(24)戊寅:師重返精武,22/11(十月初一日)師之長兄病逝。
1939(25)己卯:師因師公離開精武,乃辭職,繼受聘民強體育會、陶淑女子中學。2/2(十二月十四日)母逝於東華醫院。
1940(26)庚辰:受聘於漁民學校、勵存國術社、港九茶居工業總會復強分部、光義分部。
1941(27)辛巳:8/12香港淪陷。師之二兄漢寰婚。
1942(28)壬午:羅師公離港返滬。
1943(29)癸未:1/1建漢勛健身院(其時稱澳港螳螂國術館)於九龍深水埗大南街196號四樓。
1944(30)甲申:8/2(五月十五日)羅師公逝於上海。
1945(31)乙酉:25/8香港重光。
1946(32)丙戌:螳螂拳術開叢書第一種《螳螂拳術闡秘》出版,港九螳螂拳同學會成立。2/6陳玉良、張棠、麥興、李森、姚勝、蘇芳、黃鑑各師兄拜師。師重組精武體育會。復會後,除任教外,歷次被推選為總幹事。師又受聘於僑港漁民協會。
1947(33)丁亥:舉辦南北拳師義演大會,舉辦港九國術拳師聯誼酒會。先後聘於市政衛生局職工總會,港九酒樓茶室工會,茶居工業總會屬會,陶淑女子中學。《崩步拳(初版)》出版。15/12(十一月初四日)與郭秀荷女士婚。
1948(34)戊子:漢勛健身院舉行第一屆畢業典禮,嗣後每年均有舉辦〈韋漢生〉──〈〉表特級畢同學。
1949(35)己丑:第二屆。
1950(36)庚寅:第三屆〈麥華永,陳玉良〉。《螳螂拳術隨筆》出版。
1951(37)辛卯:第四屆。
1952(38)壬辰:第五屆〈陳錦洪〉。與精武會同人商討復興大計。長子鵬英誕生。
1953(39)癸巳:第六屆。《螳螂拳譜(初版)》、《躲剛拳》出版。
1954(40)甲午:第七屆〈戴金城,李炎鑫,姚勝,陳鎮華,鄭祥,麥冠華〉。《十八叟拳》出版。漢勛國術叢書第一種《武林知聞錄初集》出版。同年《武林知聞錄二集》出版。九龍總商會籌款,率眾於荔園演出。
1955(41)乙未:第八屆。《重訂崩步拳》、《軍中大刀術》、《五郎棍(上下路合訂)》(香港鎮成書局)、《領崩步拳》、《螳螂拳術隨筆續集》出版。編印盧煒昌《新武化我的拳術意見百則》出版。女慧英誕生。
1956(42)丙申:第九屆〈鄺鉅堂〉。《燕青單刀》、《虎尾三節棍》、《六合雙刀》、《跌打骨科學》出版。華僑健身院開班。次子毅英誕生。
1957(43)丁酉:第十屆。《梅花拳》、《羅漢功》、《搏擊闡要上篇──心戰》、《搏擊闡要下篇──術戰》出版。
1958(44)戊戌:第十一屆。《子午劍》、《梅花落拳》、《梅花手》、《白猿出洞》、《白猿偷桃》、《大架式拳》出版。
1959(45)己亥:第十二屆〈洪澤,黃漢超,何慶華〉。《小架式拳》、《醉羅漢拳》出版。東方會國術部開班(年份待確定)。參加歡迎菲臘親王青年大會表演。
1960(46)庚子:第十三屆〈雷南山〉。8/8設跌打分館於九龍旺角砵蘭街381號,是年過勞染肝病。
1961(47)辛丑:第十四屆〈蕭活泉,黃滿朝〉。
1962(48)壬寅:第十五屆〈蘇少明〉。
1963(49)癸卯:第十六屆。其侄子英結婚成家,師遂感照顧嫂侄責任圓滿(其姊潔英亦於1957年出嫁)。
1964(50)甲辰:第十七屆〈關雲〉。麗的影聲表演。
1965(51)乙巳:第十八屆〈譚以仁〉。新亞研究所畢業禮中表演(確實年份待查)。師二兄病逝於婆羅洲。
1966(52)丙午:第十九屆。
1967(53)丁未:第二十屆〈胡聖佑,袁秉權〉。21/5 師自置於大南街200-202號八樓之新館開幕。
1968(54)戊申:第二十一屆。1/6傷科班第一屆畢業。第一、二屆搏擊班。1968/69學年於香港培正中學開班。九龍工業學院(理大前身)表演。電視廣播公司演出。
1969(55)己酉:第二十二屆〈梁文,鄧維賢,林孝傑〉。精武匯演於旺角伊館。31/12辭退精武之職。
1970(56)庚戌:第二十三屆〈黃文階,劉國輝〉,鄺鉅堂館首次有學生於漢勛健身院畢業。師罹患鼻咽喉癌症。
1971(57)辛亥:第二十四屆,黎達沖館首次有學生於漢勛健身院畢業。師全面退休。
1972(58)壬子:舉行第廿五屆畢業典禮〈黃鵬英,禤紹燦,黃協昌,葉炯財,蘇世民,謝清洲,戴子興〉。其後,健身院改組,教務由黃文階、褟紹燦、黃鵬英、黃毅英擔任。四月門人為宗師出版榮休紀念特刊。國術叢書至今已出版達三十多種,師鑑於不法之徒大肆盜版,乃將出版事宜托交藝美圖書公司處理。《黃漢勛先生服務國術界四十年榮休特刊》出版。
1973(59)癸丑:港九螳螂拳同學會舉行宗師榮休典禮。撰寫「螳螂頌」、「致勝篇」。改組後第一次畢業即第廿六屆畢業典禮舉行,因黃鵬英赴英留學,其教務由蘇世民擔任。19/3成立香港漢勛體育會,向政府立案為正式社團,主席為黃文階。
1974(60)甲寅:撰寫「螳螂史讚」長卷。香港漢勛體育會成立為正式社團。23/12晨六時宗師長辭於九龍聖德肋撒醫院。26/12,門人為舉喪於九龍殯儀館,尊宗師遺旨,火化後骨灰存青山青松仙觀。館務由黃文階、黃毅英擔任。
1975(61)乙卯:宗師逝世一周年,門人往青松仙觀追悼。年底黃鵬英回港主持館務。

螳螂拳術器械綜錄(據已知紀錄)
:工力拳、彈腿十四路、崩步、十八叟、躲剛、插捶、白猿出洞、白猿偷桃、黑虎出洞、黑虎交叉、螳螂出洞、螳螂偷桃、螳螂捕蟬、大架式、小架式、大番車、小番車、一路摘要、二路摘要、三路摘要、四路摘要(即梅花落)、五路摘要(即梅花)、六路摘要(即梅花手)、四路奔打、飛雁掌、落鷹掌、柔靈、連環錦套、攔截、左右連環扣、連拳、醉羅漢、醉打蔣門神、醉劉唐、醉螳螂、八肘。
領拳:領彈腿十四路、領崩步、領十八叟、領插捶、領白猿出洞、領白猿偷桃、領黑虎交叉、領梅花手、領小架式、領螳螂出洞、領一路摘要、領二路摘要。
散手:外裡粘手、外裡掛手、黑虎偷心手、磨盤三手、番車轆轆捶、燕青對子(即拍按)。
:鐵沙掌、十八路羅漢功、金剛功、八扣(排打功)、走步十六式。
對子:桃花傘、偷接、單燕投林、雙燕投林、三燕穿林、對醉拳。
:春秋大刀、斬馬刀、軍中大刀術、八卦刀、燕青單刀、五行單刀、六合單刀、醉酒地躺刀、六合雙刀、地躺雙刀、十字梅花對子刀(解腕刀、對咬刀)、對春秋四十刀。
:一路梅花槍、二路梅花槍。
:文武八仙劍、子午劍、通珍劍、白蛇雙劍、子午對舞劍。
棍:五郎棍(上下路)、六合棍、虎尾三節棍、蟠龍棍、五郎棍對打、三節棍對打。
其他兵器:秦家雙鐧、旋風單鈎、盤鈎、九節地躺鞭、單刀鞭、雙鞭 、月牙钂、鉞、畫戟。
兵器對打:空手破雙匕、單刀對槍、雙刀對槍、軍中大刀對槍、雙匕對槍、空手破槍、空手破單刀、單刀拐對槍、單刀匕對槍、大刀對槍、奇門棍對槍、大掃子對槍、三節棍對槍、蟠龍棍對槍、捕虎擒龍(空手奪刀破槍)、龍翔鳳舞(劍對槍)、雙蛇吐線(三人槍棍對打)。

螳螂拳書籍一覽
1. 螳螂拳術闡秘【翁世晃題:1900年生。畢業於日本日文專門學校。1936年到香港,為1930-40年代著名工商人士。1946年出任東華三院董事局主席,並連任三屆,任內致力於恢復戰爭破壞後東華醫院及廣華醫院業務,並恢復為日軍徵用的東華東院,任內還兼任醫務委員會委員。又在著名的南北行公所連任三屆主席及監事長,在任內籌建公所之永久會址並修改條例。1950年代出任復興華人諮詢委員會委員兼理慈善救濟組事務。陶淑中學校董。】
2. 崩步拳【胡劍庵題:名江培,號石隱居士。廣東鶴山人(1891-1961)。工書擅畫,山水仿大癡,花卉宗南田,書法師趙之謙。與時賢結書畫社於廣州河南,頗為識者所重。】
3. 螳螂拳術隨筆【左鉅南:絲襪大王。】
4. 螳螂拳譜【戴禮庭:曾任精武會財務,柴炭業巨子。其子戴金城1954年特級畢業。】
5. 插捶【蔡仲夔:1952年春港九國弈象棋研究會成立,1954年秋間主辦港澳棋王邀請賽,同年敦聘周埈年爵紳為名譽會長,蔡仲夔為會長。】
6. 躲剛【韋觀常:宗師首徒韋漢生之兄長。在漢口期間替西片配英文字幕。琴棋書畫騎馬射箭樣樣皆能。後居澳門。
7. 十八叟【自署】
8. 重訂崩步拳【黄鵬英:宗師長子。】
9. 螳螂拳術隨筆續集【李子飛:跌打骨醫。其女李桂蘭1957年中級畢業。】
10. 軍中大刀術【自署】
11. 領崩步拳【關卓:宗師同門。跌打骨醫。】
12. 燕青單刀【自署】
13. 虎尾三節棍【自署】
14. 六合雙刀【梁信望:美藝印刷公司老闆,大部份叢書均是該公司承印。】
15. 搏擊闡要上篇【黄錦洪:宗師同門。檳城精武體育會教練。】
16. 梅花拳【羅叔重:廣東南海人(1898 – 1969)。廣東高等師範畢業。楷宗北碑,隸則由平正之中常見險筆,行草亦峭勁絕俗,匯各家之長,別具一格。篆刻曾從葉退庵遊,善以六朝文字入印,雅健雄奇,為時人推重。著有《羅叔重書畫集》。著有《叔重印集》、《叔重論書》、《煙滸詞》等。其孫如璧曾隨宗師習武。】
17. 搏擊闡要下篇【楊清河:檳城精武體育會教練。】
18. 羅漢功【曹堯輝:新會棠下金竹里人,好體育、精武術。歷任岡州會館副主席,中華大會堂副主席,中華總商會義務司理,精武體育會副會長、理事長、受托人,中華體育協進會副會長,廣肇會館總理、受托人,廣東會館總務,廣東義山會長,華人福利會主席,積善堂留醫所總理,同善醫院副主席,精武學校董事長,柏屏義學監理,尊孔坤成兩校董事,為其他數十社團所倚重。曾受封雪州太平局紳。】
19. 子午劍【李惠堂:字光梁,號魯衛(1905 – 1979),中華民國少將軍銜,祖籍廣東五華縣。公認之中國足球球王,他最矚目事蹟是帶領中華民國,稱雄於第七、第八、第九及第十屆的遠東運動會。1950年代,李惠堂退休轉任教練,繼續於香港和台灣兩地從事推廣足球活動。戰後定居於香港的李惠堂,經常客居台灣並帶動當地足球風氣。1954年與1958年兩屆亞洲運動會中,他亦以教練身分率領中華民國代表隊於決賽擊敗韓國,連奪兩屆足球金牌。除此,他晚年協助創建的台灣木蘭女子足球隊,亦於1970年代末期與1980年代初期雄冠亞洲。】
20. 梅花落【林伯炎:畢業於上海精武體育師範學校,從趙連和學潭腿,從陳子正學鷹爪,從羅光玉學螳螂,從耿霞光學形意。畢業後,留任精武,先後在上海、漢口、廣西、福建各精武團體執教。其間,得以與楊澄甫吳鑒泉、孫祿堂、黃柏年諸位前輩相過從。承李景林將軍青睞,與同學龐宜之成對子,學得武當對手劍法。由列入董英傑老師門牆,系統學習楊家太極拳術。1940年,南下新馬,開國術傳播海外之先河,分別在星州中正中學吉隆玻雪蘭莪精武會、南洋大學、九龍堂等傳授國術。並在中正中學、南洋大學擔任華文教師。1967年任新加坡九龍堂會長,倡議成立伯炎太極健身會,致力於楊氏太極拳的推廣和發揚。】
21. 梅花手【龍炳棠:香港中華業餘體育協會首任主席。該會成立於1916年,是香港一個體育組織,早年為中國在香港選拔運動好手參加國際賽事,現時則舉辦各式運動競賽,較著名有「華協盃小型足球錦標賽」、「華協盃足毽淘汰賽」等。香港華人足球員聯誼會首任副會長。】
22. 白猿出洞【蔡惠鴻:香港中華業餘體育協會理事長。香港華人足球員聯誼會首任會長。】
23. 白猿偷桃【黃電明:精武會參事長,他介紹宗師投羅公門下。】
24. 大架式【吳壽頤:香港中華業餘體育協會主席。
25. 小架式【陳劍科:字鑑明(1914 – 1937),廣東台山人,1937年畢業於國立廣東法科學院,曾任通訊社記者、編輯。1938年任職於廣東省民政廳。1939年轉第四戰區戰地黨政分會工作,隨調戰地游擊幹部訓練班少校政治指導員。創辦嶺東中學,後轉為愛丁堡英文書院。】
26. 醉羅漢【韋基舜:銀紫荊星章。廣東三水人(1933 – )。香港商人及體育界人士,曾任《天天日報》社長,以及擔任多個體育組織主席等職位。曾隨宗師習武,為螳螂拳同學會會長。】
27. 增訂螳螂拳譜【戴禮庭:見前。】
28. 躲剛插捶十八叟合編【黄鵬英:宗師長子。】
29. 螳螂拳術源流論叢【黄翔:宗師同門。藝術家。螳螂徽章設計者。】
武林知聞錄初集【自署】
武林知聞錄二集【自署】
新武化我的拳術意見百則【雷少明:1954年精武會理事長。】
跌打骨科學【陳海儔:中醫、跌打骨醫。】
黃漢勛先生服務國術界四十年榮休紀念特刊【岑維休:廣東恩平人(1897 – 1985)。香港馳名報人、企業家、慈善家。畢業於香港育才書院,曾在《南華早報》工作。1925年創辦《華僑日報》,1956年和1976年先後獲英女皇伊利沙伯二世賜封OBE(大英帝國司令官佐勳章)CBE(大英帝國司令勳章)。宗師曾長期撰文《華僑日報》。】
飛雁掌【自署】
落鷹掌【自署】
醉酒地躺單【自署】
彈腿十四路【自署】
連環錦套【禤紹燦:金石書名家。特級畢業兼教員。】
中國近百年螳螂拳術史述論稿【黎漢駒:宗師同門。】
戚繼光拳經螳螂拳證義【禤紹燦:見前。】